<dfn id="ftbjh"></dfn>
<dfn id="ftbjh"><th id="ftbjh"><font id="ftbjh"></font></th></dfn>

    <dfn id="ftbjh"><form id="ftbjh"><menuitem id="ftbjh"></menuitem></form></dfn>

    <em id="ftbjh"></em>

    <address id="ftbjh"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ftbj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ftbjh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大件運輸“帶病運行”存隱憂 被許可的超限運輸

            • 發表于: 2022-01-14 15:58:20 來源:中國汽車報

            近年來,由大件運輸車輛引起的交通安全事故層出不窮,暴露出當前該行業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。作為公路運輸領域的重要組成部分,大件運輸的高效安全運行,不僅關系到重大基礎設施建設的順利實施,還關系到公路設施的完好,更關乎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。因此,如何守好大件運輸的“安全門”,保障行業健康有序發展,成為業內亟需關注的重要課題。

            被許可的超限運輸

            相較于普貨運輸,大件運輸在道路運輸市場中算是一個“冷門領域”。據交通運輸部公路科學研究院汽車運輸研究中心負責人介紹,大件運輸是交通運輸規定的一個特有名詞,指的是發電結構原件、道路橋梁設施、建筑構件、重型機械等不可拆解物體的道路運輸配送,車貨的長、寬、高、質量參數至少有一項超出GB1589-2016《汽車、掛車及汽車列車外廓尺寸、軸荷及質量限值》的限制要求。

            “飛機零部件、特種機械設備、鋼箱梁等不可拆卸分解的‘大家伙’,重量動輒幾十、上百噸,其中還有一些高端產品,單件價值可達上億元。這些貨物一般都由大件運輸車輛負責配送。”物流行業資深人士周敏表示,大件運輸是一種合法的超限運輸方式,承載的貨物一般具有超高、超寬、超長等特征,對于運輸車輛、運輸方式以及駕駛員都有著嚴格要求。而作為貨車當中的“巨無霸”,大件運輸專用車輛的長度一般在11~18米之間,車廂板寬度在3米以上,車廂體輪胎5橋至8橋。車輛起運前,必須依法向有關部門申報,同時采取必要的工程技術和運輸組織措施。

            據了解,我國于1967年在上海首次進行公路大件運輸。隨著改革開放的逐步深入和國民經濟的快速發展,大型基礎設施項目規模迅速擴大,大件運輸需求量呈現爆發式增長。與此同時,由于大件運輸所承載的貨物具有特殊性,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和風險,一旦發生交通事故,極易造成重大危害。而且超限運輸審批的局限性、不便民性等問題突出,因此大件運輸也被列入國務院、各級交通運輸部門重點關注的“名單”。

            經過多年的發展,大件運輸行業的運營環境已得到一定改善,運輸量呈逐年增長之勢。公開數據顯示,2020年,全國大件運輸許可辦結量約105.5萬件,其中跨省辦結量約40萬件,相較于2019年增長近120%;全國從事大件運輸專用車輛達23.7萬輛,從事跨省大件運輸專用車輛約15.6萬輛,相較于2019年增長了110%。其中,6軸、9軸和11軸為大件運輸領域的主力車型。

            有業內人士指出,未來大件運輸的需求依舊會十分旺盛。一方面是國家重點建設工程項目數量和規模不斷增加,尤其是“十四五”期間,國家將加大推進傳統與新型基礎設施建設,給大件運輸帶來增長機遇;另一方面,電力、石油、化工等行業快速發展,對大型生產設備需求持續增長,從而刺激大件物流的發展。

            大件運輸“帶病運行”存隱憂

            總體來說,大件運輸行業的發展前景可期,但由于長期處于無序競爭狀態,加之監管體系紊亂、標準體系缺失,整個行業仍處于“帶病運行”的尷尬狀態。近期頻發的交通安全事故,也暴露出大件運輸行業中的“灰色地帶”。

            “同普貨運輸一樣,大件運輸行業也存在諸多頑疾。比如車多貨少、運力過剩等問題,導致市場低價競爭、內卷嚴重,運價持續走低。部分企業為了自身成本控制及轉移風險,盲目降低物流服務需求的準入門檻,使用不符合要求的車輛、駕駛員,造成服務質量大幅降低,最終引發重大交通安全事故,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。”某物流公司負責人陳旭告訴記者,大件運輸是一個高投入、高門檻、高技術含量、高風險的行業,所以與普貨運輸相比,其利潤率較高,平均毛利潤一般在10%~15%。不過,更為繁多、高昂的收費項目卻擠占了企業的利潤空間。不僅如此,長期面臨的“行路難、辦證更難”等癥結,也讓大件運輸從業者叫苦不迭。

            根據相關規定,跨省(自治區、直轄市)行政區域進行超限運輸,須由途經公路沿線省級公路管理機構分別負責審批。然而,由于各地審批要求不一、考察標準各異、辦證時間不同,起運地統一協調難度較大,導致在大件運輸車輛辦理通行證的過程中,出現審批手續繁雜、辦理周期長、辦證費用高昂、收費明細不透明等問題。此外,由于治理超限運輸的執法主體不明確,使得大件運輸車輛管理陷入了以管代罰的惡性循環。

            “辦證難、行路難、管理亂等種種問題,讓‘黃牛黨’、‘帶路幫’有了可乘之機,也讓部分違規企業找到了辦理‘長途短證’、‘大噸小證’的借口,為違法裝載、執法交易不合規等行為提供了空間。”陳旭指出,盡管交通運輸部在2017年上線了跨省大件運輸并聯許可平臺,使超限運輸許可的審批效率有所提升,但超過100噸的超重大件運輸許可證的辦理周期仍然較長,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。

            記者了解到,在大件運輸領域,政府相關部門遲遲沒有出臺針對性的管理辦法,主要依據依然是2016年發布的《超限運輸車輛行駛公路管理規定》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該規定只對大件運輸護送提出了原則性的要求,缺乏具體可操作的規范標準,導致行業長期存在的矛盾未能有效解決。此外,在缺乏相應的監管規定和責任的情況下,大件運輸企業紛紛私自改裝車輛,導致車輛違規或無證上路成為常態,安全隱患也日益突出。

            為了進一步加強對大件運輸車輛的管理,工信部于近期發布了QC/T1149-2021《大件運輸專用車輛》規定,不僅填補了大件運輸專用車輛標準體系的空白,對車輛外廓尺寸、軸和總重等限值也做出了明確要求,使生產企業在大件運輸專用車輛產品出廠的合規性上有據可依。

            亟需加強監管、標準體系薄弱環節

            雖然在公路運輸領域中,大件運輸的需求量較低,但多數運送的是國家重大建設的關鍵設備,因此其所涉及的安全和衍生的各種問題不容輕視。近期接連發生的交通安全事故,造成了巨大經濟損失和傷亡,暴露出大件運輸行業現存的頑疾,并引發了社會各方的關注和思考。那么,當下該如何彌補大件運輸行業的漏洞,從而避免安全事故的發生?

            不難發現,目前已有不少省市的交管部門相繼發文,呼吁提醒大件運輸企業強化安全生產,緊抓安全生產體系建設和員工安全知識技能培訓,堅決制止違法違規大件運輸行為,加強政企銜接溝通,做好大件運輸車輛全鏈條閉環監管等。

            對此,業內人士建議,針對大件運輸行業,國家有關部門應予以高度重視,建立健全政策法規,落實大件運輸管理辦法和相關細則,比如制定全國統一的道橋通行補償費標準、按照軸載荷設定全國統一的大件運輸通行標準等,使大件運輸有法可依。其次,大件運輸車輛上臨牌的安全隱患較大,有關部門可依據QC/T1149-2021《大件運輸專用車輛》規定,讓專用車輛盡早“轉正”,從而合法、合規地上路運行。再者是進一步優化大件運輸許可程序,最大限度縮短審批時間,提高審批時效,充分利用物聯網、大數據等技術手段,加強對運行風險的把控與預警,避免大件運輸“車在囧途”的困境,同時提升違規處罰力度,以便降低“企業偷跑”沖動,減少安全隱患。

            “推動大件運輸健康發展,補齊監管體系漏洞最為關鍵。”交通運輸部公路科學研究院汽車運輸技術研究中心主任周煒指出,除了加強對大件運輸行業的監管力度,通過新技術手段實現對車輛和企業的透明化監督,還要把運輸安全責任納入源頭管理,明確責任主體,謹防不顧安全成本的低價競爭,從源頭上減少安全事故的發生。(李亞楠)

            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无码
            <dfn id="ftbjh"></dfn>
            <dfn id="ftbjh"><th id="ftbjh"><font id="ftbjh"></font></th></dfn>

              <dfn id="ftbjh"><form id="ftbjh"><menuitem id="ftbjh"></menuitem></form></dfn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ftbjh"></em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tbjh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tbj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ftbjh"></menuitem>